求职刷题神器

funit.cn

讨论区 > 行业资讯 > 饭圈倒掉的可不只是奶

饭圈倒掉的可不只是奶

趣IT
发布于2021-05-10 18:35:09 11浏览

 



当这一届选秀粉丝舔舐嘴角,尝到的是“为偶像排名而战”的血腥味和疯狂氪金的铜臭味,却独独没有酸奶的香甜味。


因为粉丝根本要的不是奶,而是那个能为偶像投一票的附在奶盖上的二维码。


几天前,一条十几秒的视频在网络上流传:几个人围坐着一边笑着聊天,一边手里熟练地将酸奶撕开包装取出奶盖,再将成桶的酸奶倒入身旁的下水道。


看了很难让人不心疼。


而事件发酵的速度也和酸奶一样快。


在这条视频被广泛流传之后,这档用酸奶为偶像投票的“涉事节目”——《青春有你3》于5月5日在距离决赛出道之夜仅剩一步之遥的时候火速停播。


随后5月7日,涉事企业真果粒也站出来道歉,表示“无比痛心”。


评论里,一些吃瓜路人惊呼粉圈的疯狂,谴责浪费可耻,另一边,一些资深秀粉则不以为然,他们深知在选秀圈,不管是奶是水,亦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奶压根就不是用来喝的”早就成了粉丝群体的共识,这种涉嫌浪费的行为很多都被默许。


流量公园调查后也印证了这一点。不少粉丝眼里,唯一重要的仅仅是藏在瓶盖后面,通过扫码可以得到的为偶像投票的二维码,即“奶票”,至于这瓶奶本身的质量好坏、保质期、口味基本没人在意。


为什么会倒奶?
其实,选秀圈苦“奶”久矣。


在调查中,不少资深秀粉调侃道,每年一到选秀季,就不得不再次购买那些喝到想吐、甚至想“招聘代喝”的饮品——前有农夫山泉,后有三年霸揽《青》、《创》冠名商头衔的蒙牛真果粒和纯甄。


但没办法,为了让自己的偶像出道、获得更高的名次,粉丝们只能遵守节目组的规则,即购买越多的指定品牌饮品,获得的投票次数越多。


从《青春有你》的冠名商真果粒开设的官方小程序“真果粒青春福粒社”来看,由小程序引流的“青春限定装”饮品一箱12盒,售价69.9元,每箱有30个可以投票的果粒值,平均一张票的价格在2.3元左右。


远远超过当时十年前《超级女声》的1元/次的短信投票时代。


节目组和赞助商利用规则催促粉丝氪金,各家偶像的经纪公司、后援会甚至大粉们同样没有放弃向对粉丝催销量。


他们会花钱大量购买盒装的奶饮品再搭建成“奶墙”,拼凑成“C位”、“心形”以显示对偶像的支持。


哪怕他们知道,即便奶墙再花哨,面积再大,以一盒30票的数量计算,奶墙所对应的票数远远达不到偶像们成百上千万的票数,真正真金白银投票的还得是那些受他们的奶墙激励,被后援会和大粉带着节奏,一路闷头冲销量氪金的普通粉丝们。


据流量公园观察,有的“奶票”在瓶盖里,需要打开盖子才能扫码,有的则在瓶身包装上,无需打开即可获取票数,还有的跟随整箱奶一同售出,甚至不影响二次销售。


无需开盖即可获取票数的奶还好,但那些必须开盖才能扫出票数的奶,数量太多,光是占地不说,还很难立刻被喝掉,于是,它们就成了这次“倒奶事件”的主角。


而这,也仅仅是“奶票”产业链的一隅。


“倒奶”的产业链


因为奶饮品本身就占空间,年龄小的粉丝担心被家长发现追星,也不便于投票,于是包含更多票数又不占地的“奶票”就成了更多粉丝追求的投票方式。


巨大的需求量自然让不少黄牛盯上了这块的生意。


有的黄牛会将那些跟随整箱奶一同售出的“奶票”收集起来,进行二次贩售。还有的黄牛也会在各个平台收购未使用过的奶盖,再将这些奶盖统一打包出给后援会或者没有组织的粉丝。


尽管在外界看来这种形式基本是割韭菜实锤,但为了给偶像投票,粉丝们还是会集资给后援会,由后援会用集资来的钱统一向黄牛购买“奶票”,再把买到的“奶票”分给代投粉丝。


以《创4》的“奶票”为例,一张“奶票”会包含2张、3张、5张甚至20张不等的票,平均每张票的价格基本保持在0.5-0.8元,市面上销量最多的“奶票”基本为15-18元,


相比《创4》,《青3》的“奶票”则要简单不少。一张包含10张助粒值即10张选票的“奶票”,在黄牛市场上起初售价7元一张,到现在,“奶票”的价格已经翻倍变成了15元一张甚至更高,单张选票的价格也从0.7元,上升到了至少1.5元


以《青春有你3》第20期中公布的排名和票数来看,第一名余景天和第二名罗一舟分获13559007票和10637905票,除部分票数通过爱奇艺VIP、爱奇艺泡泡、现场舞台加票等方式投出之外,基本为“奶票”投出,保守估计这两位偶像的粉丝至少花费了3000万,再加上第三名及之后的其他选手的35家粉丝,合力花费上亿元基本板上钉钉。

而这还仅仅是一轮投票的氪金量。


依照往年的经验,真正决赛当天,仅一天内这些选手们获得的票数几乎与每轮横跨十几天的票数相当,甚至更多。


在这场“奶票”大战中,获利的不仅仅是最终被粉丝推上星光舞台的偶像、手握“奶票”的黄牛,还有那些在背后,躺着把钱揣兜里的资本方。


据爱奇艺2020年Q1财报显示,当季播出《青春有你2》的爱奇艺在线广告营收为15亿元人民币(约合2.170亿美元),而《青春有你2》的冠名商有真果粒、网易考拉、炫迈、三草两木、耐克等十几个品牌,尽管具体包括主冠名商真果粒在内的赞助商们花费了多少冠名费暂未得知,但以《偶像练习生》时期的主赞助商农夫山泉的至少4亿赞助费来看,之后的赞助费也差不到哪里去。


对冠名商来说,通过冠名节目在粉丝的心理扎根,并让其品牌成为选秀投票规则的一部分,对他们来说更是一笔好买卖。


以蒙牛的真果粒系列产品为例,财报显示,受疫情影响,2020年蒙牛营收为760.348亿元,同比减少3.8%,而真果粒系列实现了12%的增长。蒙牛也在财报中直言,真果粒花果轻乳系列通过冠名赞助爱奇艺《青春有你2》成功上市推广,在销售受阻的疫情期间,真果粒通过产品高端化、借势顶级流量与年轻消费者积极沟通,实现逆势增长。

再把时间倒退回一年前,农夫山泉上市时,在招股书中明确谈到冠名综艺节目,与消费者达到的“沟通”效果。


显然不管是蒙牛,还是农夫山泉,都凭借这些选秀节目的冠名,为资深带来了切实的营收增长。见到了甜头的他们,为了实现更大的利益,也在继续无限复制这个商业模式,直到玩脱。


但,玩脱了又能有什么影响呢?无非是微博道个歉,节目延期一段时间罢了,而在资本市场的眼里,几乎没有任何影响


这么一看,偶像、平台、资本早就发现了粉丝的钱有多好赚,只要是能让他们赚钱的,发家的,即便奶有冗余,市场有冗余,又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呢?


随处可见的“倒奶”之流


饭圈苦“奶”久矣的同时,“倒奶”之流随处可见,浪费如洪水猛兽一样难以阻拦。


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偶像上了杂志周刊后,粉丝们会采用集资筹款的方式批量购买上百本杂志,但多半采取不运回,相当于直接给杂志社打钱的方式应援,有的也会和一些咖啡厅、餐厅进行合作,将这些杂志周刊免费放在这些人群聚集的地点。


即便不跟着粉丝组织一起购买,有的粉丝也会独自购买多本杂志。


不为别的,就为了给偶像冲个销量,数字上看着好看罢了。


另一个比较普遍的例子是音乐专辑,特别是QQ音乐。


在QQ音乐中,有一个名为“QQ音乐数字专辑认证”的榜单,依照所需金额将每张唱片从金唱片到殿堂史诗唱片进行的划分,这就促使了很多粉丝为了让自己偶像辛苦制作的专辑获得更好的头衔,不停的重复购买同一张数字专辑。


除了这份榜单,不少偶像的专辑和单曲会设置“打擂得签名照”、“累计购买x张专辑解锁新资源”、“建立工会进行销量battle”等等“福利”吸引粉丝氪金。


但其实,购买再多的数字专辑,对单个粉丝来说并没有任何差别,那些冗余专辑的唯一去处就是“赠送他人”,否则就只能烂在手里。


不管是像杂志这样的“实体冗余”,还是像专辑这样的“数字冗余”,一方面是粉丝为了显示偶像的身价、吸金带货能力以便获得更好的金主爸爸青睐不遗余力,一方面也是在这个流量水分过剩的圈子中,偶像的各方面能力不足以吸引足够愿意氪金的粉丝,而留下来的粉丝只能以一当百,成为那个“制造水分的人”。


到了现在,种种问题终于引爆,谁又还能全身而退。


【本文作者闫烨,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趣it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Funit@itcast.cn)趣it处理。】

 

本文首次发布于趣IT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饭圈倒掉的可不只是奶

全部评论0

成为第一个评论的人

还可以上传7

表情
  • 快速扫码进群
    加入职友圈
下一步
知道了